难难

非典型修仙3

17.

郭嘉来了。

明明是北方的汉子,却看着比南方的儿郎还清瘦一点——一身肌肉能比孙策结实的人不多,几十年前被魏宗宗主曹操带领着几百金丹元婴围剿而死的化神期练体修士吕布大概算一个。

郭嘉仗着脑子聪明,又是曹操放在心尖上的人,魏宗没有长老敢给他记过,于是成天违法乱纪地一手酒葫芦一手买酒钱,好端端一个风流潇洒美少年,一身的酒气。

“啊呀,小瑜儿啊……”笑嘻嘻地,郭嘉从飞舟上跳下来,“有没有给你奉孝哥哥我准备酒呀?”

郭嘉这个人,其实都挺好,就是乌鸦嘴而且喜欢调戏别人,这个调戏也看人,他只调戏有家室的、长得格外好看的、对象明显是他打不过的那种。

荀彧对此的评价是:“他的言灵就是这么练出来...

非典型修仙2

@未及_熊不吃的叮叮鲨  @淇奥  @温在 来吃快餐!

11.

新入宗门的小新人都是揣着满心“将来必来飞剑问道、独指苍天”的大志向,打算一年筑基十年金丹的理想主义者。

“尚未经历炼丹课的锤炼,太膨胀。”孙策就瞄了一眼,撇了撇嘴,放下这么句不客气的中肯评价,“公瑾,下去看看?”

“不了,”周瑜眼尖,一下子发现了一群白衣新人里的那点藏青,“你再仔细看看,是不是想下去被当场抓住然后询问是否支持关于你的同人文目前的剧情走向?”

孙策定睛凝神,突然神色一变严肃起来:“卧槽!快溜!是那个小魔女!”

也不用怎么催促,他掐一个剑指,足下落日融金一般的霸王剑已然出现残影,“走了走...

非典型修仙1

@未及_熊不吃的叮叮鲨 未及姐的梗哦

带上姐姐 @淇奥 和对象 @温在


1.

“隔壁魏宗炼丹课又加了一节,现在他们每周至少花四个时辰上炼丹!我们必须补课,知道吗?以后每个月曜日酉时半到戌时初!补课!”张昭把桌子拍得震天响,“别看我们是三大名宗!考试的上上率也只有百分之八十五!我们的目标是百分百!”

孙策坐在第四排,在张昭的激愤中小小打了个哈欠,然后偏了偏头,小声问边上正经危坐的周瑜:“诶,公瑾,这已经是魏宗本学期第几次加课了?”

“他们是一天有十三个时辰吗?”


2.

魏宗的学生一天有没有十三个时辰不得而知,反正在外人看来,孙伯符和周公瑾,一天至少有十八个时辰。

在当今这个竞争激烈的修真社会,...

最近在练习写作(因为热度一下子掉了很厉害,所以开始怀疑自己的水平)

请各位不要怜惜我

想看的关键词在评论里留下

每天写三百到五百字的段子练习一下

只能是策瑜哦

红豆

几案上放着一只素色的碟子,里面堆了小巧的糕点,铜钱大小,精致可人。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

“此物最相思。”周瑜不抬头,他披着头发看书,腰背挺得笔直,肩上披着一件深红色的外衣,平添了风流艳丽,“你吟诗做什么?不就是厨下做了红豆糕?”

“可是公瑾都不愿意与我分食一枚红豆糕,”孙策伸手挡住周瑜拿着的书卷,俯下身来,平视周瑜,“我还是不是你心爱之人?嗯?你爱的到底是书还是我?”

“都不是,我心爱的是绿绮。”周瑜微笑,对着孙策高高挑起的眉毛,伸手从碟子里拿起一块红豆糕,喂到孙策嘴边,随即自己凑上去,咬掉剩下的一半。

“红豆主相思,相思苦,红豆却甘甜,”周瑜舔掉唇上沾的糕点屑,上唇一片水色,越...

一个很迟很迟的repo @时间酒
其实《湮华》系列明信片,我是战三的时候就拿到了(感谢醒醒这位仙女),不过一直到现在才写了这么个胡言乱语的彩虹屁,我dbq酒老师。
再次道歉,本来以为可以把每一张都写一遍但是写完第一章就发现有八百字了而我是个写作文也不会超过一千字的孩子于是我干脆偷懒只写策瑜那几张了嘤嘤嘤
第一张是彩绘的策瑜——“今年中秋不练兵”,不练兵的话还能干什么,小情侣聚在一起,有月无酒,甚是煞风景;有月有酒,花下对饮,才是中秋正确的打开方式。至于那盘月饼,可以说是意外之喜(请千万不要有五仁的orz蛋黄馅赛高),适合饮酒后垫垫肚子,为晚上的活动补充一点体力(什么?!
策瑜最适合的颜色果然还是红色...

黄金台

不知道会不会有后续

旧文新发


春天的时候,香樟树开始落叶了。艳丽一点的,是橙红的,靠近叶梗的地方是橙色的,叶子尖上,是朱红,边沿上还有星星点点的一梭儿黄绿,上面的黑点分明。

江南的春天,落叶仿佛比秋天还多,大概过了一个冬天湿漉漉的黏糊糊的寒冻,春天里暖阳一晒,就脆了,和风稍稍勾弄几下,主动地落下来,打几个滚,停在少年的鞋前。

“孙策,你下来。”

“老师来了?”

“没,但是——”

    “那就没事,你不上来啊?”

    上头的阳光很暖,充分地照了少年满头满脸,投下一片手臂的阴影,遮在眼上,老香樟很粗壮,斜逸出的枝条也长,“上头很舒服的。”

 ...

师生 如果有空就有后续(有颜色)

孙策的手心是热的,大概打架厉害的男孩都这样,手掌很大很宽,几乎可以握住爱人的一整只手——特别是在冬天,江南的寒风用毛线手套的缝隙里灌进来,一直将整只手冻成冰雕——所以和他们牵手,是很快乐的。

“有人看着呢。”周瑜小声说着,甩掉了孙策意图握住他五指的手,“虽然我们的事情别人管不着,也别太张扬。”他用一条驼色的围巾裹住了半张脸,声音闷闷的,只露出一双眼睛,眼角弯弯,眼里一汪桃花泉水,倒映着全是他。

孙策有点心猿意马,这种学校组织的游学考察活动最不妙的一点就是不能脱队自由活动,他想和周瑜回到暖气开得很足的宾馆,浴室里莲蓬头放出热水,氤氲开同样暖暖的、贴着肌肤生长的雾气,然后一点点进入他的爱人——...

本莎巴降临

(本莎巴:希腊神话厄运女神)

本质还是沙雕

拉上亲属~

@淇奥  @未及_熊不吃的叮叮鲨  @温在  @小众心理学·浓盐酸

“这是你女儿?”

“不……这是我祖宗。”

孙策觉得最近自己真是衰爆了,大概是本莎巴看腻味了希腊那边高鼻深目的小哥,打算跟着这位帅气小伙子换换口味。

他不太明白,为什么刚刚读研的二十二岁勉强进入法定可婚年龄的自己,在母亲口中,已经是一个“奔三的、至今没人要的、长得帅气也没用的”需要相亲人士。

反正,被逐出家门,逼迫着去见一个相亲对象,同时身边还要带着一个八岁的孙尚香,孙策将手指插进头发里,用温热的掌心熨平正不停抽...

《安息日》长评

Abends Am Nil

@人工智能

在二十几甚至三十几刷这篇文章之后,我终于忍不住自己的洪荒之力,写了这一篇辣鸡又短小的长评。

酩酊老师(醒醒告诉我其实应该叫咕老师😂)说她记不住这个标题,所以文章就叫安息日,其实我觉得两个名字都很好,正如她在文章里说的一样,“听起来丧丧的,其实是首温柔的晚安曲”。

故事的前半部分——由周公子回忆的高中岁月,拥有着“傻里傻气”的所有人(当然,周公子自己还是清醒英明的)——是很热烈的。

我不知道酩酊老师多大了,但她的freetalk里暴露过她初中参加过乐队,所以其真实性自然不用我多赘述——我一向认为真实是很重要的,不在于这个背景是不是架空或者有没有魔法,而在于那个...

© 难难 | Powered by LOFTER